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學生事務處除遵照教育部之規定及本校辦學理念及教育目標外建構學生事務與輔導之四輔合一輔導策略與三大主軸。

一、四輔合一:

依據社會環境的變遷及學生的個別性特質推動四輔合一,建立學生之學習、生活、諮商、生涯輔導的制度與推動措施;以雙導師協助各輔導學生單位,輔導學生自我生涯規劃、生活適應、快樂學習進而與人和睦相處;加強學生在校生活適應、輔導課業學習、生涯規劃與心靈輔導;學生得以身心靈健全發展,朝全人教育之目的邁進。

建置學生學習歷程e化平台(e-Portfolio),並透過平台資料輔助學生學習與生涯發展;建構學生學習檔案除了保存個人的成長紀錄,更具有激發學習者反省檢視其學習歷程的深層結構及意義。

學生學習歷程檔案的意涵可以分為:

1.提供個體學習歷程中反省、思考、批判的能力與機會。

2.做為後設教學(meta-learning)的基礎。

3.肯定因材施教、有教無類的教育價值。

4.重視個別差異的存在與符合個別需求。

5.建構人文關懷與自我實現的教育願景。

二、三大主軸:

()快樂學習-營造友善學習環境、因材施教、師生合作、良性互動、生活學習、公民意識、文化活動、服務學習。

()主動服務-互助互惠、禮貌運動、積極態度、關懷社會、服務熱忱、貢獻參與。

()多元發展-自我實現、適性揚才、創新力、抗壓性、人文精神、自我反省、人際關係。

三、四大願景:學生事務與輔導之創新工作

()建構核心價值與特色校園文化

()營造溫馨友善之校園環境,促進學生適性揚才與實現自我

()培養具良好品格的社會公民

()提昇學務與輔導工作之專業化、e化及績效

相關法規

建國科技大學學生申訴制度設置辦法

八十三年八月三十日初訂

八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第一次校務會議修訂

九十年十一月七日第二次校務會議修訂

九十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第三次校務會議修訂

九十五年六月十四日第四次校務會議修訂

                                    遵照95628教育部台訓(二)字第0950093463號函修訂           

                          遵照95714教育部台訓(二)字第0950104192號函修正後同意核定

           一百年0 0 日第 0 次校務會議修訂

第一條 本校為建立學生溝通管道,以保障學生學習、生活與受教權益,特依大學法第三十三條第四項及本校組織規程第十七條第七項相關規定訂定本辦法。

第二條 本校為處理學生或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自治組織申訴案件,成立「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以下簡稱申評會),由學務處諮商與輔導中心綜理學生或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自治組織申訴或諮詢案件之收件、分辦、彙整與聯繫工作,再交由執行小組負責辦理。

第三條 申評會設置委員由教師代表九人及學生代表六人組成,任期一年,並得連任,呈請校長聘任之,教師代表由各院、進修部、進修學院及專科進修學校、諮商與輔導中心、通識教育中心推派〈其中未兼行政職務之教師不得少於總額之二分之一〉,學生代表由學生會、進修部、進修學院及專科進修學校推派。

申評會設主席一人,並設執行小組三人〈含執行秘書一人,由諮商與輔導中心代表擔任〉,均由教師代表互選產生。

已擔任學生事務委員會之委員不得擔任申評會之委員,但應推派代表列席說明學生事務委員會決議之理由。

前項組織成員任一性別委員應占委員總三分之一以上,並視需要聘請法學、醫學、社會學、輔導心理學、教育學等專家學者,擔任委員。

第四條 申評會之評議程序以不公開為原則,但得通知申訴人、原處分單位及關係人到會說明。

申訴人之資料、申評會之表決以及委員個別意見,應予保密。

第五條 學生申訴案件應於學生收到學校對於學生個人生活、學習之獎懲處分書或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自治組織受到學校之懲處或其他措施及決議之事件後,如有不服,應於次日起十日內以書面提列具體事實並檢附相關資料向申評會提出申訴,逾期不予受理。申訴人因不可抗力,逾期限者,得向申評會聲明理由,請求予以受理。

申評會接獲學生或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自治組織申訴案件,五日內將案件提交執行小組審理並應於二十日內召開申評會議,並作成評議決定書,必要時得予延長,並通知申訴人,延長以一次為限,最長不得逾二個月。涉及學籍之案件應於次學期開學前一週作成評議決定書。退學、開除學籍或類此處分之申訴案,不得延長。

申評會開會應有委員三分之二出席,除評議決定書之決議以出席委員三分之二〈含〉以上之同意為通過,其餘事項之決議,以出席委員過半數行之。

申評會審議期間,得建議原處分單位對申訴人原處分暫緩執行。

申訴人於申評會未作成評議決定書前,得以書面撤回申訴案,但一經撤回後,不得再就同一案件提出申訴。

申訴提起後,申訴學生就申訴事件或其他相關事項提出調解、和解請求或訴願、行政訴訟、民事訴訟、刑事訴訟者,申訴人應即以書面通知申評會中止評議,俟終止評議原因消滅之後續議,惟退學與開除學籍之申訴不在此限。

學生申訴應以書面提列具體事實,並檢附相關資料,當申訴案有調查或實地瞭解之必要時,得經申評會決議,推派委員三至五人成立調查小組。

退學或開除學籍之申訴:學生於評議決定未確定前,得向學校提出繼續在校肄業之書面請求。學校接到上項之請求後,應徵詢申評會之意見,並衡酌該生生活、學習狀況,於一週內書面答覆,並載明學籍相關之權利與義務。

依前項申訴經學校同意在校肄業者,學校除不得授給畢業證書外,其他修課、成績、考核、獎懲得比照在校生處理。

評議決定書應包括主文、事實與理由等內容,不受理之申訴案件亦應作成評議決定書,惟其內容只列主文和理由,並依行政程序呈報校長核定後送達申訴人及原處分單位。申訴人就同一案件不得再提出申訴。

第六條 申評會所做成之評議決定書,呈校長核定後,應通知原處分單位,原處分單位如認為與法規牴觸或事實上窒礙難行者,應列舉具體事實及理由呈報校長,並通知申評會,校長如認為理由充分,得交付申評會再議〈以一次為限〉。評議決定書經完成行政程序後,學校應即採行。

退學之申訴,經評議確定維持原處分者,其修業及學籍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修業證明書所載修業截止日期以原處分日期為準。

二、申訴期間所修習科目學分,得發給學分證明書。

退學或開除學籍之申訴,經評議確定維持原處分者,其兵役、退費標準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役男「離校學生緩征原因消滅名冊」於申訴結果確定後三十日內冊報。

二、退費標準依現行「大專校院學生休退學退費作業要點」、「公私立專科學校退、休學退費標準表」之規定辦理。

第七條 學生遭退學或類此之處分,經向學校提出申訴後未獲救濟者,得於收到申訴評議書之次日起三十日內,向教育部提起訴願,訴願時並應檢附學校申訴評議決定書。

學生若不服退學或開除學籍之處分,未經學校申訴之途徑而逕向教育部提出訴願者,該訴願案教育部將再移由學校依學生申訴程序處理。

第八條 依訴願決定或行政訴訟判決另為處分並同意學生復學者,其因特殊事故無法即時復學時,學校輔導其復學;對已入營無法復學之役男,學校應保留其學籍,俟其退伍後,輔導優先復學,復學前之離校期間並得補辦休學。

依訴願決定或行政訴訟判決另為處分並同意學生復學者,應依學校規定完成撤銷退學程序。

第九條 本辦法屬學生權益救濟性質,應以學生個人權益受損為前提,不同於意見反應,故應將本辦法載入學生手冊,並廣為宣導,使學生了解申訴制度之意義及功能。有關「性侵害或性騷擾」之申訴案件,由本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負責審議。

第十條 本辦法經校務會議通過,並報請教育部核定後,呈請校長公布實施,修

正時亦同。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八四號解釋之評析

憲政法制組高級助理研究員 何展旭

關鍵字: 退學 行政爭訟 釋字第六八四號解釋

 

一、前言

 

    日前司法院大法官針對大學所為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主張權利受侵害之學生得否提起行政爭訟之問題,作成釋字第六八四號解釋。大法官認為,大學為實現研究學術及培育人才之教育目的或維持學校秩序,對學生所為行政處分或其他公權力措施,如侵害學生受教育權或其他基本權利,即使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本於憲法第十六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仍應許權利受侵害之學生提起行政爭訟,無特別限制之必要。由於本號解釋變更先前釋字三八二號解釋之見解,學生對於學校之爭訟權,不再僅限於足以改變其學生身分並損及其受教育機會之措施,完全揚棄特別權利關係,輿論多認為此乃人權的一大進步。

 

    然而另一方面,亦有認為日後校園若訴訟過多,不僅造成學校疲於奔命,亦會加重法院負擔。因此,本號解釋在維護學生基本權的同時,是否亦適度衡酌學校執行教育事務之權限?以及本號解釋又有哪些未決而尚待釐清之問題?實值進一步探究。

 

二、本號解釋之重要意涵

 

    揆諸本號解釋內容,其主要有以下重要意涵:

 

(一)身分管理關係區分理論的揚棄

 

    本號解釋認為,人民之訴願權及訴訟權為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人民於其權利遭受公權力侵害時,得循法定程序提起行政爭訟,俾其權利獲得適當之救濟(釋字第四一八號、第六六七號解釋參照),而此項救濟權利,不得僅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大學對於大學生所採行政處分或其他公權力措施,如侵害學生受教育權或其他基本權利,本於憲法第十六條有權利即有救濟之意旨,即使非屬退學或類此之處分,仍應許權利受侵害之學生提起行政爭訟,釋字第三八二號解釋於此範圍內,應予變更。

 

    按以往學生與學校之關係,屬於所謂「特別權力關係」,學校對於學生有概括規制之權力,學生對於學校所為之處分,則有服從之義務,因此而生之爭議,亦不得尋求司法救濟。此種違反人權不合理情形,至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三八二號解釋作出重大突破,該號解釋認為:各級公私立學校依有關學籍規則或懲處規定,對學生所為退學或類此之處分行為,足以改變其學生身分及損害其受教育之機會,此種處分行為應為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上之行政處分,並已對人民憲法上受教育之權利有重大影響,即應為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上之行政處分,而得提起行政爭訟。此號解釋明顯地採納德國學者烏勒氏(C.H.Ule)的「身分管理關係區分理論」,對於改變學生身分關係之處分,可提起行政爭訟,若屬學校內部管理而之措施,則不得尋求司法救濟。本號解釋則揚棄此一理論,大學生所受的處分,不限於退學或類似的決定,只要是侵害了學生的受教權或其他基本權利,都無限制學生訴訟的必要,更進一步擴大對學生訴訟權之保障。

 

(二)重申大學自治之重要性

 

    本號解釋在擴大學生權利保障的同時,亦重申大學自治之重要性,是解釋理由書即謂「為避免學術自由受國家不當干預,不僅行政監督應受相當之限制,立法機關亦僅得在合理範圍內對大學事務加以規範,受理行政爭訟之機關審理大學學生提起行政爭訟事件,亦應本於維護大學自治之原則,對大學之專業判斷予以適度之尊重」。

 

三、本號解釋未決之問題

 

    本號解釋誠如許宗力大法官所言,具有將特別權力關係化為歷史灰燼的時代意義。就現今社會發展觀之,學生與學校爭執基本權利的是非,實無需視之為洪水猛獸,而應「認真對待學生的權利」。然而本號解釋論理過於簡潔,仍有諸多問題未能完全釐清。

 

(一)重要性理論之援用與否

 

    按釋字第三八二號解釋固係採烏勒氏(C.H.Ule)的「身分管理關係區分理論」,惟該號解釋出現「…自屬對人民憲法上受教育之權利有『重大影響』,…」用語,似亦採用「重要性理論」之思維。本號解釋對此部分並未深論,故是否採行「重要性理論」仍非明確。

 

    所謂重要性理論(Wesentlichkeitstheorie),簡言之,係對基本權利之實現,若為重要部分者,須有法律明文規範。重要性理論與法律保留,特別是侵害保留密切相關,在我國現行法制明顯多以侵害保留理論為基礎之情形下,援引重要性理論加以補充與防止基本權利保護之漏洞,益顯重要。誠如陳新民大法官於不同意見書所言:「…特別權力關係被揚棄後,基於對人民基本權利的重視,以及利用法律救濟權予以保障該些基本權利的實踐,都使得「重要性理論」變得舉足輕重。……因此不可忽視法律明確性與大學自治的內涵,都必須與重要性理論相互呼應」。

 

    我國實務對於德國重要性理論是否已實際上引進並加以適用?故未有定論,甚至大法官諸多解釋雖亦使用「重大影響」文字(參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二九八號、第三二三號、第三三八號、第四三O號、第四五五號、第六五八號、第六八一號等解釋),然卻也未明確肯認。惟如陳春生大法官所言:「基本權不只是包含實體之保護,也需相應之組織與程序之要求(經由組織與程序之基本權利保護),加以強化與認知,亦即重要性理論因此也成為判斷是否制定規範,以及規範密度之指導基準。在本號解釋對法院實務適用釋字第三八二號解釋結果,限制學生訴訟權之見解加以變更,若依具重要性理論,於此情況正可發揮其功能」。換言之,即以重要性理論作為補強論理之依據,提供程序基本權作為解釋原則之可能性。

 

(二)司法審查範圍與基準未臻明確

 

    本號解釋謂:「受理行政爭訟之機關審理大學學生提起行政爭訟事件,亦應本於維護大學自治之原則,對大學之專業判斷予以適度之尊重」,一方面不以大學自治作為限制訴訟權之依據,另一方面,又可使受理行政爭訟之機關(法院),「大學自治原則」及「大學之專業判斷」作為審查密度之依據。惟此等用語過於抽象簡潔,難以明確界定法院審查之範圍及基準。

 

    誠如陳新民大法官於不同意見書中指出:「……將學生對學校所為之一切懲處與措施,都開放准予行政救濟之大門,又不提供各級法官判斷合法與否之依據。……是否課予行政法院法官過重與模糊的辦案壓力?」,又「……何為『適度之尊重』?如果法院不尊重亦非違法,結果不是徒使起訴之學生空懷有救濟之可能性,不然便是法官可自憑其標準,自行決定要否尊重學校之判斷也。故本號解釋公布後,行政訴訟的案源必定大增,全國各行政法院法官恐更將疲於奔命也」。

 

    此外,對於考試評分等具有高度屬人性或專業性之處分,是否仍採取「判斷餘地理論」,法院僅為形式上之審查,而尊重學校方面之決定?抑或此等處分,與其他類型處分作不同方式或程度之審查方式(或『尊重』)?凡此大法官均未言之,顯有不足。

 

(三)大學自治之性質

 

    就大學自治,大法官多以所謂「制度性保障」概念作為主要論據,例如釋字第三八O號、第四五O號與第五六三號等關於講學自由與大學自治解釋,本號解釋亦重申相同之意旨。惟陳春生大法官認為,我國「制度性保障」之概念並不明確,是否有必要一而再地使用,值得斟酌。

 

    此外,本號解釋一方面以「制度性保障」作為大學自治之內涵與立論依據,然卻未同時要求立法者履行應盡之義務,顯非適當。陳新民大法官於不同意見書即指出,此種將千千百百校園爭議案件都丟給行政法院處理,不無「遁入行政訴訟」之嫌。

 

(四)救濟主體之範圍

 

    本號解釋係針對大學與大學生關係所為之解釋,是在釋義學上,得請求救濟主體是否僅限於大學生?有認為,大法官既為突破特別權力關係的桎梏,斷無將大學生以外之學生,留在特別權力關係裡的正當性。在特別權力關係被揚棄的今日,所有的學生如其基本權受到國家的侵害,皆有提起救濟的機會,方為憲法第十六條規定的真正實踐。

 

    然而有社論指出,中小學生能否提起行政爭訟,大法官雖經熱烈討論,但本號解釋並未達成的結論。因此,中小學生是否得援引本號解釋,恐仍不無疑問。

 

四、結論與建議

 

    綜上所述,本號解釋對於人權保障固有重要意義,然其若干不足之處,亦非可置若罔聞。對此,以可採下列因應之策:

 

(一)司法實務見解補充本解釋之不足

 

    本號解釋作成後,法院訴訟案件勢必大增,復因審查範圍與基準未臻明確,均影響訴訟效率。未來行政法院應藉由程序上的機制,過濾無爭訟必要之案件,透過程序上駁回,建立具審查必要性之類型種類。更進一步,累積相當之實務判解,對於何謂基本權「侵害」?認定之標準為何?形塑具體審查基準。

 

(二)學校自治規範應適度修正

 

    本號解釋不僅影響法院案件之負荷,對於學生與學校關係之衝擊,亦相當重。學校與學生間的關係在短期間內可能會處於緊繃狀態,甚至增加校方處理此類案件之負擔。因此,學校方面若能適時合宜修改相關規範,基於正當法律程序之精神,建立學生申訴管道的校內正當程序,不僅可將爭議解決於校園,即使最後難免對簿公堂,法院亦較容易尊重學校的專業判斷,以符合大學自治之要求。

 

原文: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八四號解釋之評析 -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網址: http://www.npf.org.tw/post/1/8928